堅人話離地城

堅尼地城Kennedy Town)位於香港島市區的最西端,南靠摩星嶺,北臨維港卑路乍灣,西與大小青洲隔硫磺海峽對望,東鄰石塘咀。堅尼地城是香早期被開發的地區之一,為維多利亞城的一部分。

2021/11/27

堅尼地城配水庫遊樂場

觀龍樓後山,摩星嶺北麓,有一個配水庫遊樂場,叫做堅尼地城臨時遊樂場。

這裏設施雖然久未更新(早前復修斜坡和一點健身設施),但清幽開闊,有一個硬地足球場、兩個「爛地」籃球場,足夠奔跑玩樂和放電。

早前疫情嚴峻,康文署封鎖球場時,這個遊樂場一度日日爆滿。現在又恢復清淨。

行山人士經野徑上落摩星嶺時,多數會經過此地。野徑出口,就在斜坡最高處(拍照打卡位)。

2021/09/28

北街兩家點心店聯袂經營

堅尼地城北街有兩家經營多時的粵式點心店:點心皇、悅點居。

點心皇是嚐喜餐廳旗下,嚐喜已經開了有10幾年吧,以往靠大件抵食兼有一定水準吸引街坊。點心皇味道雖然不及新興,不過也不算差。

點心皇以前是開通宵,深得的士司機和通宵小巴司機歡迎。近日發現價格上漲不少。

悅點居比點心皇遲幾年開,食物味道差不多,曾經人滿為患。

2021/09/21

堅尼地城海濱中秋節日氣氛數十年不遇

堅尼地城海濱廣場中秋夜,人多到呢!
張燈結綵,好有氣氛,月亮也俾面。
疫情下難得的好氣氛。

2021/07/10

堅尼地城電車和巴士追撞

堅尼地城今天(2021年7月10日)下午3時許有電車和巴士追撞,無人傷亡,但導致區內交通一度大擠塞。

事故發生在吉席街,北街與士美菲路之間的一段,疑似巴士抽頭超私家車,結果後車電車剎車不及,碰撞輕微,但巴士車尾的車體凸出部份勾到電車車頭鐵皮,整片掀開。

具體原因和事發經過,還要等警方公佈(估計也不會公佈)。如果有街坊親歷事件或目擊經過,不妨留言指正。

圖片版權為本blog所有。

2021/07/09

17 咖啡 • 堅尼地城cafe

堅尼地城通地鐵後,社區面貌有很大變化,但是咖啡店突然暴發式增長,卻是「有賴」疫情的推動。

這幾天專門轉了一圈,不完全統計,堅尼地城至少有17家咖啡店,當然其中有一些提供輕食、簡餐,但仍可視為cafe。

聽地產經紀說,因為疫情底下,飲食零售難撈,地鋪紛紛告吉,因此佔咖啡店經營成本較大部份的租金負擔銳減,加上很多年輕人搵(好)工困難或某些行業人士停工日久,他們乾脆嘗試開店創業,咖啡店就似乎成為門檻較低的一種行當。至於能否維持下去,就看本事了。

本來準備搞張「堅尼地城咖啡地圖」,不過想想還是算了,這種地圖很快過時,因為這些咖啡店很難說會做多久。

至於這17家店的咖啡,我基本上都試喝過,沒有特別喜歡的。其中一家的手沖藝伎Geisha還不錯。

最後兩家是星巴克和太平洋咖啡。
補番幾張不同角度和情況圖片。

2021/06/19

卑路乍灣海濱長廊垃圾堆無人理


堅尼地城卑路乍灣海濱長廊開放後,成為區內居民消閒好去處,也是滑板愛好者,以及附近港大學生集聚點。

現在還多了種植園圃,向日葵園已經開花了。

不過,煞風景的是海濱日積月累堆放了大堆垃圾,這些大多是那些公德心較為缺少的人隨手留下的。

晚上經常看到許多人在海濱廣場宵夜(打邊爐、吃飯盒、燒烤煎炸小吃和喝酒),不知道他們有多少是自行收拾垃圾離開呢!

另外,政府清潔人員為何視若無睹呢?難道這個廣場以外的海岸邊緣,不屬於外判商清潔範圍,所以不用清潔!

2021/06/10

堅尼地城隨手攝




分別是石牆樹街和觀龍樓。

城市變化很快,隨手攝是保存自己回憶和集體記憶的好辦法。

2021/05/23

西環尾士美菲路野豬周末夜蒲

本blog拍攝圖片

2021年5月22日晚上8時,香港堅尼地城士美菲路出現一隻成年野豬,沿車道向海旁方向行走,沿路吸引街坊圍拍,也阻礙部分汽車行駛。

這隻野豬應該是雌性,牠左肩有傷,精神不振,行走緩慢,對人群圍觀和汽車猛按喇叭都沒有什麼反應。

難道是找尋5月5日在科士街落單的幼野豬?

堅尼地城近年常見野豬,希望牠能順利盡快回歸山野。

2021/05/09

科士街球場被密集徵用

基於防疫需要,堅尼地城科士街球場被多次徵用於檢疫。

有時候,拍烏蠅。

2021/05/06

科士街石牆樹的小細節:數碼化介紹

百年石牆樹走入數碼時代,也有了新搞作。

近日發現堅尼地城科士街那些石牆上的大榕樹,不少掛上新製塑膠小牌子(以前只有過膠紙),上面除了有編號,還有二維碼可供掃描,方便向市民和遊客介紹科普知識。

其中一個名字令人莞爾,我知道「筆管榕」是一種榕樹,只是粵語讀起來就是「不管用」,也就是無X用。哈哈。

(圖片為本blog拍攝)

2021/05/05

科士街(石牆樹街)生擒幼野豬

一隻可憐的小野豬與父母失散,今天(2021.5.5)下午受驚在堅尼地城科士街亂跑,警員到場驅趕,搞到小豬躲入一輛小巴車底。

警方和漁護署動物保護專家向附近廢紙廢品回收商「借」紙皮,把小巴車底空隙圍起,以免幼豬進一步受驚亂竄。

隨後,警員用掃把從車後開始驅趕小野豬,把牠趕到車頭沒有圍紙皮的空位,在此處守候的動物專家(好年輕的女士隨即附身伸手入車底,抓住厲聲尖叫的小野豬腿部拖出,抱住後初步檢查牠的牙齒和身體狀況,然後很快放進膠箱,由警員捧往警車,準備送往檢查及處置。
(圖片皆為本blog拍攝)

舊文回顧

摩星嶺白屋

↑ 攝於2010年7月。  ◎ 白屋是域多利拘留所的俗稱,位於域多利道及摩星嶺道交匯處,曾是港英時期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拘留所,六七暴動期間及之後,大批左派人士被禁錮於此。 雖然此史蹟不屬堅尼地城,但由於距離堅城極近,所以西環尾街坊心理上還是當它是西環的一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