堅人話離地城

堅尼地城Kennedy Town)位於香港島市區的最西端,南靠摩星嶺,北臨維港卑路乍灣,西與大小青洲隔硫磺海峽對望,東鄰石塘咀。堅尼地城是香早期被開發的地區之一,為維多利亞城的一部分。

2018/10/17

港鐵效應過後堅尼地城商舖迎來結業潮

港鐵堅尼地城站的開通前後,曾經帶動本區地產市道出現一大輪猛漲,至今樓價、商舖租金貴得離譜,商舖(特別是飲食業)一度出現繁盛情境,酒吧食肆數量增加兩三倍。

不過,隨著港鐵效應的遠去,區外來尋新鮮的人流猛降,區內消費力支撐不起仕紳化的飲食、酒吧行業,堅尼地城商舖經營未能持續,目前出現結業潮。

只要用10分鐘在小小的堅尼地城轉一轉,就會看到一個接一個的商舖貼上招租廣告,特別是比較邊緣地代,流轉率很低。

其中在加多近街,10家商店(一家修車行、一家瑜珈練習中心不算)關閉了6家(5家是飲食酒吧店、1家寵物用品店),其中5家是在港鐵開通後才開設。尚存的4家店均是酒吧食肆,2家在港鐵開通前就存在,另外兩家也是時開時不開。

目前全港地產業開始不景氣,如果堅尼地城的業主們看得通形勢降租,或許還有人會承租開業,但香港業主就是這樣,寧願丟空也不願「益人」,心態可議。
拍照時是接近晚上7時,晚市黃金時段,惟加多近街如此冷清。(ktown)

2018/09/24

山竹襲擊:加多近街公園倒樹猶在

加多近街公園塌樹在颱風山竹走後一周未清理。(KTown)

加多近街公園塌樹在颱風山竹走後一周未清理。(KTown)

加多近街公園塌樹在颱風山竹走後一周未清理。(KTown)

加多近街公園被颱風山竹拗斷,全部向西面折斷倒下。(KTown)

加多近街公園塌樹在颱風山竹走後一周未清理。(KTown)

加多近街公園塌樹在颱風山竹走後一周未清理。(KTown)

加多近街公園塌樹倒向西方。(KTown)

颱風山竹過後一周,香港許多地方依然未能清理完好,包括受損的樹木,如果不是在交通幹道,多數至今依然未能移除,最多的就是一些小型公園,以及山邊道路。

其中就包括了堅尼地城加多近街公園,以及域多利道。這裏的照片都是加多近街公園的,而域多利道是在跑步中發現的情況,所以沒有拍攝下來。

整條域多利道行人道至少10處被塌樹所阻,特別是靠山一面行人道,有幾處塌樹太多,就算爬、鑽也無法穿行。

山竹襲擊:鐘聲泳棚木橋受損

昨天有許多人排隊在鐘聲泳棚木橋拍照。(ktown)

鐘聲泳棚的木橋已經缺少了許多塊木板。(ktown)

颱風山竹過後一周,香港許多地方依然未能清理完好,包括受損的樹木,如果不是在交通幹道,多數至今依然未能移除,最多的就是一些小型公園,以及山邊道路。

而像堅尼地城域多利道鐘聲泳棚這類民間設施,則更加清理無期。不過,就算鐘聲泳棚的木橋在颱風中被掀走多塊木板,但仍無礙自拍友們到此打卡拍照,當中不乏遠道而來的外地遊客。

只是如此沒有安全保障,如果他們掉入海裏,又如何是好呢?到時候會否埋怨政府沒有儘快協助修理呢?

2018/09/17

山竹襲擊:風暴走後次日齊齊返工囉喂

科士街石墻樹受損不多,政府人員修剪有危險樹枝。

看來還是老樹堅固,石墻樹都很耐吹。

颱風山竹遠離香港,今天大家起來都知道要返工。堅尼地城秩序良好,樓房、樹木受損情況還算可以。

雖然很多人質疑政府為何只是宣布停課,不宣布停工?其實這就是香港的體制,也是商業社會的「不人性」(不人治?)地方。

(戴定頭盔,我需要返工,我也想放假,無意幫政府出聲。)

沒有法例賦予香港特首有權宣佈全港停工,即便是勞工處制定的《颱風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則》,也只是強調契約精神,要求僱主和僱員事先訂明八號風球、黑雨情況下,是否需要上班的條約,勞工處只是強調類似情況下不應上班。

一個城市如果集體停工,確實是一件大事,或許勞工處應該在有關守則裏面,加上「災後特殊情況級別」,和颱風、暴雨並列。

至於有人說,藉著宣佈緊急狀態來達到停工的作用,這種權宜之計實行後有何後果?可以參閱其他人的分析。

勞工處今天出來說,如果僱員今天因為路上原因,上班遲到甚至缺勤,僱主不得以此扣薪、扣獎金,這已經算是很好的補充了。

2018/09/16

山竹襲擊:加多近街公園多大樹受損

颱風山竹橫掃過後,加多近街公園內大批樹木被強風吹襲受損,有的整棵倒塌,有的短者樹枝樹幹,公園內的道路邊,佈滿了殘枝斷木,觸目驚心。

與多利道路邊和加多近街公園內佈滿斷枝。(hello KTown)

堅尼地城加多近街公園內很多大樹倒塌。(hello KTown)

加多近街公園樹木受損。(hello KTown)

堅尼地城與多利道在颱風山竹侵襲下情境。(hello KTown)

山竹襲擊:十號風球下海傍變海上

海天一色,堅尼地城海傍。(攝於2018年9月17日接近5:00pm)

堅尼地城海水漫上街,街坊在感受。(hello KTown)

山竹即將登陸台山,此時在港威力已經減弱,但海水仍不時漫過堅尼地城海旁堤岸。(hello KTown)

颱風山竹中心逐漸遠離香港,堅尼地城積水仍在。(hello KTown)

颱風山竹傍晚5時登陸台山前夕,香港風力明顯減弱,橫風橫雨階段差不多過去,落街一看,果然還沒昨夜大風。

只是堅尼地城海旁果如昨晚估計,海水漫堤,海天一色。

山竹襲擊:8號風球下的堅尼地城夜晚

颱風山竹來勢洶洶,體積龐大而風力驚人,本來在家看窗外風平浪靜,但在剛剛凌晨一點十分天文台改掛八號風球時特地落樓感受,就真係即刻感受到。

在堅尼地城海旁,持續風力驚人,陣風更站不穩,相機也無法穩陣拿好。

海水已經漲到接近海堤,估計清晨山竹最接近本港時,風暴潮將令海水大量漫淹海旁,同時因為香港可能在12級暴風圈內,到時無論幾肥幾大隻都唔好到海邊了,肯定企唔穩。

雖然颱風在香港南面掠過,香港將吹東北風,繼而變成西南風,西環食風不算好應,但因為在維港口,也不可小覷,估計區內好多樹木會受損,樹幹樹枝斷折數量應該相當高,街坊們打風日就唔好出街啦,除了防樹木擊傷,還要防招牌、玻璃窗、雜物等等橫飛。

剛剛親身感受,風力真係不可輕視。

堅尼地城海面開始升高。(hello KTown)

堅尼地城在8號風球下的夜晚。(hello KTown)

堅尼地城2018年9月17日凌晨1時過後的海旁。(hello KTown)


2018/09/11

慘!堅尼地城石山街泥頭車輾死老婦

堅尼地城石山街靠近士美菲路位置今天11時15分左右發生車禍,一輛30噸重型泥頭車撞到一名橫過馬路的80多歲老婦,並當場輾死,現場留下一攤血漬和鮮魚,懷疑老婦買餸回家途中遇上意外。

香港01報道,老婦當時沒有走斑馬線,交通燈轉綠燈後泥頭車起動,老婦突然從車頭左邊步出,司機疑收制不及肇禍。警方正在現埸調查事件,並向附近商戶收集閉路電視片段釐清責任,泥頭車司機亦協助調查。

雖然責任未明,不過不得不說,西環(甚至普遍)不少老人家似乎很趕時間,喜歡亂過馬路,希望大家都要小心為上,以免累己累人啊。老人家出事,家人傷悲,而司機也有一頭家啊。

另外,泥頭車、田螺車司機駕駛態度也是需要改善一下,而且也不時亂停車,特別是夜晚一排過停放在城西道路邊,「老馮」一樣。如果勸告,會被問候全家的。

今天車禍的網絡圖片,如有侵權請告知。

2018/09/03

卑路乍街巴士吻的士

今晚(2018.9.2)在堅尼地城卑路乍街近實惠位置,一輛靠邊停的士的後車廂右邊門突然打開,一輛中線從後而來的巴士收不及掣,撞上車門。

幸好那位亂開車門(居然在主行車線一側開門)找屎嘅乘客未落車,沒有受傷。的士司機也大獲,來不及提醒乘客。

由於第三條線(卑路乍街三線單向行車)剛好有客貨車亂停(經常性),於是今晚整條卑路乍街大塞車,也等於癱瘓了堅尼地城。



2018/08/23

藥房離街坊愈來愈遠

西環尾是生活社區,藥房自然少不了,許多更是幾十年老字號,叫得出名字的大家都好熟悉。

之但係,不知道是因為舖租壓力、人工漲幅太大,帶來經營問題;還是不可避免接觸外地客多咗,做起生意來,唔食街坊細米?橫掂就係,愈來愈不見以前那種良心街坊店味。

以前啲藥房,不會為了多賺你幾個錢,介紹你買唔等使或者不必要的東西,反而會推介最適合你的貨物,很多時候他們提出的建議,結帳時比我們自己的要求便宜。

但係似乎依家無咗依隻歌仔唱啦。譬如,有間自稱有信譽的藥房,你去買藥膏,佢肯定拿出大份量的一隻,但係明顯你用十分一已經夠,剩下的量等過期!又或者你去買某種藥,佢就拿出最豪華陣容,實際上簡陋包裝但藥效相同的,價錢差一半以上。

離譜的是,藥房已經視不打價錢標籤為正常,每次都係佢隨口視人開價,變成師奶和男人買嘢兩種價。

舊文回顧

摩星嶺白屋

↑ 攝於2010年7月。  ◎ 白屋是域多利拘留所的俗稱,位於域多利道及摩星嶺道交匯處,曾是港英時期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拘留所,六七暴動期間及之後,大批左派人士被禁錮於此。 雖然此史蹟不屬堅尼地城,但由於距離堅城極近,所以西環尾街坊心理上還是當它是西環的一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