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/03/01

向加多近街公園說再見?

加多近街臨時花園,是一個年輕的公園,甚至連「公園」的名份也沒有,當局為其命名「臨時花園」,就可知道其命運一二。

公園雖然建築於焚化爐的重金屬之上,加之與舊屠場用地相鄰,似乎天然有一種淒冷的氣場,但經過17年(人生有多少17年?玩過公園草地的小孩也變少年了),郁郁蔥蔥,樹木婆娑,將近200棵樹,為區內居民帶來難得的都市綠野。

當然,還有那片罕見的綠草地,和小孩最愛的小山坡,摘草、撿葉,捉蟲、嚇鳥,都是區內小孩的童年美好回憶。有一天,當堅尼地城出了一兩個文豪,他們也會寫出那麼幾篇《百草園》。

可惜的是,我們可能要和你——加多近街臨時花園說再見了,發展局已決定在這個咋暖還寒的春天,清拆公園,拔樹去凳鏟草坪。

明愛組織了一次公園草坪聚會,就在這個3月6日,希望有心,有愛的居民,都能出席。

願我們在這個暖暖的春日(天文台說天氣不錯)午後(2點半開始),聚餐於陽光下,為加多近街公園發出可能是最後的呼聲——保留!要綠肺,不要石屎森林。

科士街石牆還能撐多久

傳統石牆技術已經失傳 石牆樹是香港特色景觀(並非獨有),而堅尼地城科士街石牆,則算得上香港面積最大、最長、最悠久,生長保存最完好最多石牆樹的石砌護土牆,至今逾百年。 根據記載,香港第一代屠房1894年建設,位置就在科士街南面山坡(現遊樂場、球場),主要是牛房,也屠豬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