堅人話離地城

堅尼地城Kennedy Town)位於香港島市區的最西端,南靠摩星嶺,北臨維港卑路乍灣,西與大小青洲隔硫磺海峽對望,東鄰石塘咀。堅尼地城是香早期被開發的地區之一,為維多利亞城的一部分。

2018/07/14

摩星嶺白屋變了樣

有「西環集中營」之稱的摩星嶺域多利道扣押中心(俗稱白屋) 被「活化」,由芝加哥大學布思商學院改造、增建,變成國際教育機構。

近日學院建築拆除棚架,新建築和改造裝修舊建築現身,原來的白屋已經變了樣,毫無往時感覺。

至於白色圍牆(承諾保留),也有部分變成新圍牆。

在建造過程中,建築工人留下大量生活垃圾,比如那些白色發泡膠飯盒,拋在附近山坡,觸目驚心!












2018/07/11

堅尼地城打卡點之—— 西環泳棚

西環鐘聲泳棚,籍籍無名變身堅尼地城最熱門攝影熱點,在石塘咀天空之城被廢後,已然西環地標。

現在連港鐵網站都將此作為景點推介:泳棚建於6、70年代,由於當時公眾泳池未普及,於是便在海灘上搭建一個永久性的竹棚,方便泳客更衣、貯物和沖身。現時泳棚除了仍然有老人家或街坊游早泳外,泳棚亦成為拍攝的熱門地方,因為泳棚上的木橋、燈塔,配合日落黃昏、潮漲潮退、海面浪花等,都是拍攝的好題材,不少新人都喜歡到這裡拍攝婚紗照。

記得小時候,一班朋友仔間中會跑到呢度玩,就是貪其幽靜,無人看到做壞事(譬如逃學、譬如大小小時煲煙、譬如再大啲拍拖⋯⋯),真係人跡罕至,毫不誇張。

現在幾乎天天有遊客到,傍晚最多,睇日落嘛,誇張到要排隊落木橋影相!學以前坐木橋聊天吹水?無可能啦。

周末更誇張,人多到啊,如果街坊福利會在此設關卡收門票,實賺到豬頭咁。還有境外遊客拖行李箱來朝聖,神心到呢!

不過,這裏不屬於政府康樂設施,清潔、維修基本上只是靠街坊,所以其實那條木橋看上去不是很堅固(雖然已換了橋面和支撐鐵通),大吉利是摸著木頭講句,萬一塌橋而自拍友們被漲潮大浪(這裏常見)捲走,真的後悔莫及。

希望區議會考慮增加協助。














2018/07/09

堅尼地城打卡點之——科士街石牆樹

地鐵打通堅尼地城多時,區外境外遊客也愈來愈多,打卡熱點有好幾個,有時周末誇張到要排隊影相!

說到打卡點,第一個肯定少不了科士街石牆樹,這條百米石牆樹街出名,還因為其他地方不斷斬樹的原因。

至於為何很可能是自拍友、龍友第一個打卡位,因為科士街就在地鐵口呀。

港鐵堅尼地城站C出口就是。街的兩頭,一邊是士美菲路市政大廈,另一頭就是西環邨啦,也是一些懷舊友、電視劇迷打卡之處。

科士街經常有人拍戲拍劇拍廣告拍婚紗⋯⋯街上還有幾家餐廳酒吧咖啡廳,頗為悠閒。











2018/06/16

域多利道野豬多,互不瞅睬最和平











今天接近傍晚,域多利道靠近堅尼地城(近港鐵西線工程原炸藥儲存山洞)有兩隻野豬跑了出來,在人行道逛,邊吃路邊草,邊向堅尼地城方向移動。

域多利道多野豬,經常發生車豬爭路險象,今年四月就發生私家車撞野豬慘劇。

許多人一聽到「野生動物」就像擊中G點,即刻「反人類」情緒上身,瘋狂譴責人類,彷彿拍攝野豬也是死罪,因為侵犯野豬自由,因為會導致人類前往傷害野豬。

城市管理、人類發展、生存生活、保育平衡⋯⋯是富有哲學的問題,用非黑即白的文革思維,逢事鬥爭上腦,怪不得狼英時代有咁多事。

今天,野豬終於都往山上離去,沒有不好的事情發生。

區外人或許不知道域多利道有幾多綠色小巴和大巴經過,或許不知道域多利道啲車開得多快,特別是貨車,如果野豬受驚衝出馬路,車翻人亡,誰之過?又係人類過分發展的問題?

算罷啦,如果係咁,回到野人時代吧,這些人也不應該用互聯網,包括上Facebook發表聖母偉論。

人與自然(包括野生動物)最好的相處方法,例如遇到了,暫時還是互不理睬最好。

2018/06/06

科士街爆喉變小河

堅尼地城科士街前晚突然在靠近地鐵站口位置爆喉,水流洶湧,科士街和爹核士街頓時成為小河道。







2018/04/30

西區海濱長廊啟用人山人海

大門口就在豐物道過去。
西環區內太缺乏休憩處了,特別是堅尼地城社區明明就在海濱,卻只有短短的一段海濱活動地(士美菲路巴士總站旁邊)。於是乎,位於石塘咀至西營盤的西區海濱長廊剛剛啟用,吸引了整個西環的居民在週末前往趁熱鬧,人山人海。

這段海濱長廊,是中西區海濱長廊西區副食品批發市場段,耗資1億港元改建,4月28日啟用,4個閒置碼頭及臨海地段變身貨運碼頭主題公共空間,其中一個碼頭設置兒童遊樂場,一個碼頭鋪滿草坪,一個碼頭佈置一輛起重車。

海濱長廊還將20呎貨櫃改裝成廁所,也有母嬰間、飲水處,太陽能矮樁街燈等實施,十分齊全。圍欄採用透明玻璃,晚上會亮起LED燈,雖然浪漫,但未知會否比鐵柱欄杆不耐用。

這段海濱長廊完成後,中西區內共有全長1350米、約6萬平方米的海濱及公共空間。日後東邊街危險品停車場改造(讓出靠海的一段作為通道)完成後,今年內海濱長廊將貫通至金鐘政府總部外。

至於有「包挑剔」網友稱,改造後失去碼頭味道,則完全屬於不知所謂。難道適合大多數市民(男女老幼)的公共場合,會比只適合年輕人遊玩的場地(有危險性的老碼頭)更不體現價值?

裝修成貨運木箱外型的兒童遊樂場。

西區海濱長廊景觀。

西區海濱長廊往西走是以前的天空之城碼頭。

與西區海濱長廊隔著鐵網的是漁護處的西區副食品批發市場。

太陽能矮樁街燈。

西區海濱長廊景觀。

西區海濱長廊往東,未來可通達金鐘。

2018/03/28

美軍斯特雷號驅逐艦停泊堅尼地城

美軍斯特雷號停泊在招商局碼頭。

堅尼地城招商局碼頭今天停泊了一艘美國軍艦。

根據該軍艦Facebook專頁消息,這是美軍阿利·伯克級導彈驅逐艦斯特雷號USS Sterett (DDG 104)。

斯特雷艦於2008年服役,舷號104,長約156米、寬約20米,最大排水量9217噸。該艦不時進行友好外訪,11個月前(2017年4月底)該艦也曾訪港。

斯特雷艦Facebook上有港裔海軍少尉楊梓杭的撰文:
在闊別多年,很高興能夠舊地重遊。作為美國海軍的一分子,希望能藉此機會探望親屬,亦希望和香港人民多多交流,以新的角度認識我的故鄉。 
最近中國軍艦正在南海集結,進行罕見的大規模軍演,前日就有衛星圖片顯示大約40艘軍艦伴隨遼寧號航空母艦,在海面列隊航行,嗮馬之意明顯。不知道斯特雷艦有無與強國艦隊偶遇呢。

有意思的是,國企招商局特別在碼頭張貼了幾條大橫額,稱該碼頭是「禁區」,禁止無人機拍攝。近年隨著無人機普及,香港航拍愛好者經常操控無人機到招商局碼頭上空拍攝軍艦,可能因此引來外軍不滿?不知道這裡的禁區是否民航局劃定的呢。

艦艏甲板有人在合影

招商局稱碼頭是禁區

從沙倉球場望過去

招商局禁止無人機拍攝

2018/02/28

法國「葡月號」停泊招商局碼頭

曾經在2011年及2013年訪港的法國護衛艦「葡月號」(Vendemiaire)近日再度訪港,從26日起停泊西環招商局碼頭5天,並首度開放公眾參觀。

除了首度舉行開放日,葡月號還首度與駐港解放軍演習,中方會派出的兩艘船隻參與聯合拯救訓練和溝通工作。

法廣網報道,葡月號於1992年下水,主要負責海上巡邏和人道工作,艦艇全長93.5米,最大排水量2800噸,船員93人全為法國人,當中女船員佔15人。艦艇可搭載直升機,武器包括一座100毫米全自動艦炮、兩座20毫米機關炮等。

現年40歲的指揮官Alexandre Blonce為葡月號艦長,年僅21歲便參軍,曾在聖女貞德號航空巡洋艦(Jeanne d'Arc)執勤,去年起擔任艦長一職,今次是他首次訪港。

(以下為中新網圖片)



2018/01/06

西環海濱長廊(石塘咀)即將完工

西環海濱長廊入口
雖然前段日子不斷有媒體稱,在西環碼頭(裝卸區)建設海濱長廊,加了欄杆失去原汁原味云云,繼而訪問一些街坊稱反對。不過本人反而覺得,如果一個海邊公共設施,政府沒有做好安全防護就推出,簡直是瀆職和草菅人命。

至於為何之前沒有欄杆?因為那是碼頭啊,大哥!本來就不是向公眾開放休憩的地方,只是無王管之下,街坊自己進入碼頭裝卸區域消閒罷了。

既然列為康文署管理的公共場合,就是老幼皆宜的地方,可不是只向成人開放、適合情侶拍拖、大學生聚會喝酒、狗主放狗的場所了。

前幾天去看了一下海濱長廊建設進展,感覺非常好呀,不僅安全感十足,還有兒童遊戲設施,誰反對,誰就不要進去吧。反正原來的碼頭周邊光溜溜的,不僅我擔心小孩去玩不安全,我的小兒子也不敢靠近,那根本不是一個好的社區設施。

大家不要太反智,做人不能太自私好不好?

海濱長廊加設欄杆有何不好呢

近處是碼頭裝卸區,遠處是海濱長廊

舊文回顧

摩星嶺白屋

↑ 攝於2010年7月。  ◎ 白屋是域多利拘留所的俗稱,位於域多利道及摩星嶺道交匯處,曾是港英時期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拘留所,六七暴動期間及之後,大批左派人士被禁錮於此。 雖然此史蹟不屬堅尼地城,但由於距離堅城極近,所以西環尾街坊心理上還是當它是西環的一部...